微時代

年收入上百萬的小飯館教你互聯網思維該怎么接地氣?

2016/4/29 8:50:55 / 來源: / 點擊: 99

“互聯網思維”可以說是當下互聯網行業最流行的名詞,跟人聊天,不聊聊互聯網思維你都不好意思說自己是業內人士。但是相信其中絕大部分人只是嘴上說說而已,要是讓其系統地闡述一下互聯網思維,還真木有幾個人能夠說得清。
互聯網思維
按照度娘給出的解釋,互聯網思維是指,充分利用互聯網的精神、價值、技術、方法、規則、機會,來指導、處理、創新工作的思維方式。
 
這樣一個學院派的概念看了跟沒看一樣,有木有?!恰好近日和表弟做了一次深聊,不妨給大家還原一下,一個初中生眼里的生意經,是怎么嚴絲合縫地契合互聯網思維的。
 
先介紹一下背景:這個表弟是我親大姨家的,從小不愛學習,但是腦子活絡。現在在江蘇省泰州市姜堰區的一個農貿市場,開一個小餐館。餐館面積50多平米,年收入120萬左右。
 
少即是多——“我的小飯店只賣25種菜”
 
表弟介紹說,在他那個農貿市場,類似的小餐館有十幾家,每一家的小炒也即菜品都在50樣以上,多得甚至能夠達到百八十種,而表弟家只有25樣。為什么只做25個菜?
 
表弟透露出了其中的緣由:一是這25個菜基本覆蓋了周邊消費者平常80%的點菜種類,把菜品縮小不僅方便采購,而且還能因為量大獲得額外的優惠;二是對于廚師來說,炒菜也更輕松,總是炒這25個菜,時間長了自然熟能生巧,不僅炒出來的味道更好,上菜的速度也更快;三是,這25個菜都是些西紅柿雞蛋、醋溜土豆絲、小炒肉、木須肉等同一個階層的菜,檔次劃一讓每一位進店的人沒有任何壓力。
 
表弟介紹說,“規模采購”讓他的店每一樣菜都能比周邊的店便宜一兩塊錢,因此翻臺次數也遠遠高出周邊的小店。
 
免費——“免費只是誘餌,要有舍才有得”
 
在菜品比其它小店更便宜的同時,表弟的店還有其它店沒有的免費食品——一小碟腌蘿卜,一小碟炸花生米,以及可以免費盛用的小米粥、雞蛋湯。
 
表弟告訴我,這些免費的食品每天下來只要30多塊錢,但是給顧客帶來的感覺卻異常的好:一份錢還沒花,桌上就已經擺上兩小碟、兩大碗,好像占了天大的便宜似的。實際上,這30多塊錢,只要多來三四個用餐者,就足夠撈回本了。
 
兜售體驗——“面子比天大,一定要給足”
 
在表弟看來,雖然經營的只是一個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小店,但是走進飯店的每一個顧客都是上帝。“我不僅要給他們便宜可口的飯菜、免費的食品,更重要的是要給他們足夠的面子。”表弟是怎么給面子的呢?除了熱情嘴甜、眼疾手快之外,表弟還有兩大法寶。
 
一種情況是,在過了飯點,進店人員稀稀拉拉的時候發煙。表弟的大口袋里通常會裝3種煙,5塊錢左右的白沙、10塊錢左右的紅雙喜、以及15塊錢左右的利群。表弟說,他已經練成了只要瞄一眼,就能夠判斷該給眼前的人哪個檔次的煙,而且動作極為自然。
 
“為什么平常不發?”
 
“平常飯點那么多人,都發煙我哪受得了?”
 
另外一種情況是,每當有熟人請客吃飯時,表弟都會要么送上兩瓶啤酒,要么送一碟涼菜或者一份炒菜。花的錢不多,但是卻給了做東的顧客足夠的面子。這些請客者以后每每請客,表弟的店都成為了重要的選擇。
 
快速響應——“數字最為簡單好記,而且不容易出錯”
 
為了增加營業收入,表弟的店從一開始就有外賣送餐服務,只要點夠30元,在方圓2公里都可以免費送餐。
 
小地方訂餐的人雖然不算多,但是頻率卻比較高。為了提升送餐的速度,表弟按照顧客消費的頻次和金額,把顧客按照1—N的方式進行了編號,每一個編號對應著這個顧客的姓名、電話和常用的送餐地址;與此同時菜品也進行了1—25的編號,米飯則默認一個菜一碗飯。
 
“把一切編號化、數字化,不僅可以減少溝通中的差錯,而且還能夠提升送餐的效率。”表弟解釋說。
 
讓我驚訝的是,微信取代了電話成為了表弟店里叫餐的主要工具。顧客只要在群里說,“16號,訂餐3,9。”表弟和店里的員工就知道是要送給誰,送到哪里去,以及要的是3號菜——西紅柿雞蛋和9號菜——木須肉。
 
我問,“為什么一定要把這些陌生的人加在一個組里?”表弟告訴我說,“吃飯會跟風,一個人點了,就會好多人都跟著點。”恍然間,我想起了“激發需求”這個詞,也似乎看到了開發商雇傭民工排隊買房的場景。
 
增值服務——“既是做生意,更是做人情”
 
表弟的餐館旁邊有兩個不小的小區和一個幼兒園。幼兒園一般下午4點就放學了,但是小縣城的人一般要5點才小班。這中間一個多小時的斷檔,成為不少家長的煩惱。為此,表弟特意在飯店二層自己住地的客廳辟出一塊地方來,布置得像“翻斗樂”似的,可以讓那些小朋友在里面玩鬧,但是又不會摔傷。只要時不時去樓上看一眼就行。表弟的熱情,受到了許多家長的歡迎。如今不少周邊的居民,有事時經常會把小孩擱在表弟的店里一小時兩小時的。
 
“這些小孩都白看么,收不收費?”
 
“不收費,都是舉手之勞。而且很多家長來接孩子的時候就順便把晚飯也吃了,或者直接打包。有的即使不想在外吃飯,但是時間久了,都會多多少少消費一點。”
 
表弟透露說,像姜堰這種小地方,像他那樣的小店,經營好的一般一年能賺四五十萬,少數的能達到七八十萬,不過像他那樣子能超過100萬的,可以稱得上鳳毛麟角了。本來在此次交流之前,我是想跟表弟溝通一下,看看能不能通過網絡怎么幫他宣傳一下小店,想不到卻給表弟活生生上了一課。
 
如今,終于發現,其實我們一直談論的互聯網思維,有可能就在我們身邊。以后,再在路上遇到穿著像屌絲一樣的洗剪吹、農民工時,不要再一臉的不懈了。也許我們口口聲聲說的互聯網思維,人家已經付諸實踐,并產生了豐碩的成果。

上一篇:微信支付進軍O2O,逛王府井可用微信買單
下一篇:微信公眾號真是微營銷的“藍色藥丸”么?

分享到: 0
辉柏嘉和酷喜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