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時代

微信開發者們需要看清的微信生態和“企鵝帝國”

2014/6/7 0:19:03 / 來源: / 點擊: 99



          微信生態

“那也沒辦法呀,誰知道騰訊什么時候看上這塊業務,”聊起騰訊“國家隊”時,深圳一位開發者的笑聲里頗多無奈。話題源于前不久口袋通創始人白鴉的一次吐槽。由于騰訊電商也開始做和口袋通類似的事,而且擁有口袋通不具備的接口權限,他心里不太舒服。“騰訊這樣讓其他開發者怎么做?!”白鴉認為。
 
很多開發者現在陷入了迷茫,面對騰訊自有業務和騰訊系投資業務對微信的全面占領,草根開發者正在越來越遠離微信生態。筆者與幾位微信產業鏈相關的從業者聊了一下對微信的看法。
 
規則“迷霧”下的自相矛盾
 
規則的不透明,讓騰訊“國家隊”已經成為開發者最大的擔心。為了和騰訊溝通時底氣更足,增強與官方談判的砝碼,深圳的一些第三方開發公司甚至成立了微產業聯盟。作為發起人之一,賈會明(化名)表示“既無奈又憎恨,不知道它們什么時候進來,充滿不安全感。”賈會明是一家第三方開發公司的副總,去年他的公司開始在微信平臺上做開發,主要做后臺產品。雖然暫時沒有遭遇騰訊“國家隊”的沖擊,不過他仍然感受到很多不確定性。
 
“微信很強勢,而且似乎很保守,幾乎從不主動和開發者溝通。”賈會明說,現在聯盟里已經有8家企業,除了和微信以及其他平臺PK之外,大家也會經常在一起交流經驗。“保守”的背后是規則的模糊。這位發起人介紹,他與微信的市場、商務、技術部門都有溝通,但沒有哪個部門能夠給出明確的標準和規則,即使與微信高層溝通也很難得到確切的說法。另外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開發者透露,和微信溝通更多是靠人脈,和哪個部門的人更熟悉就通過哪個部門要資源。
 
模糊的規則之下,微信一些自相矛盾的做法更讓開發者不解。微信產品總監曾鳴多次做出“微信不是營銷工具”、“視公眾賬號為營銷渠道的做法在微信不適用”的表態。不過騰訊去年卻投資了微信營銷服務商“微信逛”。此舉惹惱了不少開發者,開發者“最帥的扛把子”更是直指微信逛的“三宗罪”:推出一鍵關注功能、誘導關注和打造營銷平臺。他認為微信逛大量運用這些官方禁止第三方開發的功能,卻沒有受到懲罰。
 
“微信在這方面規則還不是很明確,相對而言淘寶的玩法更成熟,微博的開放性也比較強。”前述不愿具名的開發者認為,微信對待第三方開發者就是一個黑盒子,第三方辛辛苦苦為微信導入用戶和流量,但騰訊的“國家隊”一旦進入,草根開發者就得面臨“突然死亡”的境地。在微博上市熱浪的吹襲下,微博的開放程度有了響應的提高,而微信卻漸漸成為了一些公眾號眼里的“流量黑洞”,深不見底。
 
“流量黑洞”與“國家隊”的不等待遇
 
相對于“國家隊”的威脅和規則的模糊,微信的營銷效果以及日益加劇的“流量黑洞”效應也讓這群開發者感到不安。“微信的客戶教育做得好,企業都覺得微信很火,用戶又多,所以一定要留在這個平臺上。”賈會明說。但另一位做電商應用的開發者則認為,微信目前提供的并不是客戶最想要的,目前這種盲目跟風的潮流存在退潮的危險。“微信更適合做客戶關系管理,不過商家對訂單更感興趣。”這位開發者說。他的團隊專門在微博、微信等社交平臺上為商戶搭建微商店。他認為,微信聚攏客戶效果更好,但并不適合做訂單。因為微信缺少給商家的流量導入機制,商家只能把其他平臺上自己積累的用戶慢慢往微信里導,這個過程既漫長又有不低的門檻。這個過程大部分運營微信公眾號的商家都經歷過。因為無法向陌生人推送信息,商家只能寄希望于用戶從其他平臺上了解到自己的信息,然后再主動關注微信號。用戶需要多次點擊才能進入商家的公眾號,無形中增加了訪問門檻。
 
要獲得入口資源更是必須與騰訊系的易迅、點評等企業合作。打開微信,在首屏的下方四個能夠導入巨大流量的按鈕中,除了“微信”、“通訊錄”兩個用戶基礎功能外,能夠進入“發現”、“銀行卡”、“表情商店”等核心位置的,清一色騰訊自有及騰訊投資業務,這就意味著,微信正在成為一個不折不扣的“流量黑洞”,第三方及開發者辛辛苦苦將自己在其他平臺的流量導入微信,寄希望于在微信上獲取收益。
 
但微信不僅對于第三方的支持沒有任何鼓勵和獎勵,同時也不提供任何對第三方進行引流的手段,并不停將原屬于第三方自己導入的流量截留后分發給自己的商業化業務。對接口的壟斷使商家和開發者都很無奈,因此白鴉的吐槽也得到不少開發者的認同。不止一位開發者告訴筆者,白鴉說了自己想說而不敢說的話。這對商家而言意味著付出更高的成本,而且未必能取得理想效果。
 
雖然公眾號為微信前期的用戶及流量導入做出巨大貢獻,但在面對騰訊的游戲、騰訊新聞等國家隊的用戶導入及商業化時,微信越來越將流量入口集中到騰訊及騰訊系業務上來。
 
樂觀者:做大蛋糕或者被招安
 
當然,也有開發者對前景持樂觀態度。同樣做電商服務的微購易去年3月開始在微信平臺做開發,現在有5000多個客戶。該公司CEO鄭澤群告訴筆者,前年10月他們就開始和微信團隊接觸,現在公司所有業務都集中在微信上。對訂單問題鄭澤群認為,會玩的在哪里都會玩,能否獲得訂單還得看商戶自己的運營水平。
 
對于騰訊“國家隊”,鄭澤群表示,因為微信提供的是大平臺,微購易則是做第三方服務,彼此之間有區隔。賈會明也表達了類似的看法。他認為開發者要盡量把蛋糕做大,開拓不同的細分領域。因為騰訊不可能把蛋糕全都吃掉,開發者提高服務水平,把市場作細,還是有發展的。
 
對于屢遭開發者詬病的封閉性問題,鄭澤群則認為這是因為微信還沒有想清楚如何開放。“微信應該明白繼續封閉會玩死吧,開放是早晚的事。”不過他也承認,騰訊在溝通過程中確實比較霸道。
 
據悉,微信正在謀劃推出針對第三方開發者的服務市場,整合現有的微信服務商資源并建立規范。不少開發者對此持歡迎態度。不過微盟技術總監Alfred此前對外界透露,前期微信只會嘗試挑選少量服務商入駐。騰訊此舉究竟是真的開放還是試圖通過“招安”分化開發者,只能看最終的入選機制以及有多少開發者能夠進入這一平臺。畢竟不是每個開發者都能像微信逛一樣成為騰訊“國家隊”成員。
 
實際上,開發者也不是完全押寶在微信上。有消息稱,除了口袋通之外,同樣做電商應用開發的微貓也加大了在微博的投入。“開發者肯定會往多個平臺發展,這樣更安全,還可以借助平臺的力量互相制約。”賈會明說。即使樂觀,也未見過分樂觀,作為企業,總得為自己的后路打算。
 
結語:這是幾位草根開發者的自述,當然不能代表所有人的觀點,但依然可以管中窺豹看到些許端倪,或者微信在被寄予太多使命的時候,一些人卻離他越來越遠了,如何正視他們的訴求,這是微信該想的,如何創造更多的出路,是更多草根開發者該想的。

相關熱詞搜索:微信開發微信生態

上一篇:微信開發技術分享:公眾賬號如何添加關注和分享按鈕
下一篇:技術帖:論移動支付的安全性

分享到: 0
辉柏嘉和酷喜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