頭條

真問真答:誰在情景喜劇里笑|大象公會

來源: 2016-08-22 04:35

分享到:

真問真答:誰在情景喜劇里笑



相信不少人都曾在社交網絡上見過這張讓人笑不出來的圖。但事實真是如此嗎?


從情景喜劇誕生至今,背景笑聲主要有兩個來源。


其一是通過收錄同期聲,將拍攝現場觀眾的聲音錄制下來,有的甚至無需通過后期的簡單處理便可直接在播送劇集時使用。由美國哥倫比亞廣播公司(CBS)發行的情景喜劇《生活大爆炸(The Big Bang Theory)》就是通過收錄同期聲的方式來制作該劇集的背景笑聲。


生活大爆炸的制片在 Twitter 上發布的拍攝現場的圖片


盡管是同步收錄,但觀眾的笑聲也并不一定就是發自內心的真情實感。攝制組會安排負責調動觀眾情緒的工作人員,他們的作用就如同交響樂團的指揮,引導現場觀眾在各時間點做出不同的反應。


另一個來源則是事先錄制的人工笑聲。這種人工笑聲在后來被冠以“罐頭笑聲(canned laughter)”之名。文章開頭圖里所提到的“1950 年所錄下”的背景笑聲正是指罐頭笑聲。


人工笑聲在電視普及之前就得到了應用。在廣播劇時代,廣播節目與傳統的舞臺喜劇在內容上有著一定的區別,出于受眾的考慮,廣播喜劇不得不摒棄一些難登大雅之堂但卻能引起觀眾共鳴的笑話,啟用觀眾反響平平但安全的談話內容。這一情況給喜劇演員和幕后編劇都帶來了不小的麻煩。


為了給收音機前的觀眾以臨場氛圍、掩蓋錄制過程中觀眾時有出現的冷場尷尬,編導會在廣播節目播送前將非同期聲的人工笑聲加入原有音軌。而這些人工笑聲得益于 1946 年杰克·穆林從德國帶回的 50 卷磁帶。單卷磁帶以 20 分鐘計,對于當時的節目容量而言綽綽有余。紅極一時的全能藝人賓·克羅斯比成為了人工笑聲第一個受益者。


賓·克羅斯比


在單機拍攝模式尚未出現的時候,效力于 CBS 的聲音后期工作者查爾斯·道格拉斯(Charles Rolland "Charley" Douglass?)根據拍攝經驗制作了一臺儲存各類笑聲素材的機器——簡言之,一臺能夠容下更長磁帶的原型機。倚仗容量大這一特性,查爾斯利用原型機里儲存的素材對同期聲文件進行潤色。原型機雖然在后期混錄中派上了用場,但作為土法煉鋼的成果它并不經用,在運行了幾個月之后,原型機被損毀了。


查爾斯·道格拉斯


隨著原型機的報廢和單機拍攝模式的普及,查爾斯意識到僅依賴于錄制-轉錄是不夠的。1953 年,查爾斯開始了一項偉大的嘗試。他對同期聲文件進行分析和轉錄,將此前拍攝現場觀眾發出的笑聲和掌聲截取出來,并參照之前原型機的使用手法將觀眾發出的聲音分配到不同段落,對拍攝同期聲的效果進行潤色。這一技術很快得到了電視界同行們的認可,彼時,剛剛引入單機拍攝技術的情景劇紛紛啟用查爾斯制作的罐頭笑聲。


很快,制片方就發現,在罐頭笑聲的支持下,他們甚至不需要讓觀眾出現在拍攝現場。到了 1960 年中期,訓練有素的罐頭笑聲取代了觀眾。而編劇甚至也開始為罐頭笑聲的存在而改變創作方式。他們開始自覺的為會被插入罐頭笑聲的地方留出篇幅。


值得一提的是,查爾斯收集的罐頭笑聲素材在這一階段的主要來源,是 1953 年前后雷德·斯克爾頓(Red Skelton)在 CBS 的冠名節目 The Red Skelton Show 的啞劇部分。彼時 The Red Skelton Show 的收視狀況正處于低谷,現場觀眾的笑聲卻得以沿用數十載。


The Red Skelton Show 片場的管弦樂隊


查爾斯利用自己的這項技術形成了聲音后期界的壟斷。然而在影視娛樂行業,制片人永遠是真正的操盤手。在工作中不得不屈從于制片人的查爾斯決定自立門戶。查爾斯和他的家族成立了一個專攻聲音后期的工作室,這樣不僅有助于進一步完善罐頭笑聲系統、擴充新鮮素材,亦有利于擺脫制片方的干預。這一系統裝置被稱為“The Laff Box”。


The Laff Box


工作室配備了最先進的混錄設備,然而除了查爾斯和他的家人,沒有人知道這些“laff box”確切的儲存內容和工作機制,對于外行而言,查爾斯不過只是在鍵盤上敲下了一串代碼,聲音素材就被截取和采用。查爾斯的兒子鮑勃·道格拉斯也承襲了父親的衣缽,并因其不拘一格的創作方式,很快就獲得了制片方的青睞。 ?


查爾斯家族和他們的罐頭笑聲系統并沒有因為巨大的成功而止步不前。他們自1960年代起不斷收錄新的聲音素材來充實已有的 laff box,包括此前并未進行分類收錄的掌聲和起哄聲的素材。查爾斯的出眾的個人能力更是支撐他成為行業翹楚的重要原因,盡管 laff box 收錄的音聲片段數目龐大,但查爾斯總能輕而易舉地找到自己所需素材的位置。


在并機直播、聯機拍攝日益普及之后,罐頭笑聲在情景喜劇界仍有不可估量的作用。即便是上文提到的同期聲收錄,也少不了后期利用罐頭笑聲進行潤色處理的步驟。


美劇的制作發行模式與我國不同,在電視臺決定投資并購買某劇集之前,會要求制片方先行制作試播集(pilot),再根據試播集的質量對投資進行評估。對情景喜劇而言,試播集能夠幫助制作者把握觀眾對笑點的反應,片方也會根據觀眾笑點的分布利用罐頭笑聲對試播集進行進一步包裝。


查爾斯的 laff box 如今已退出了歷史舞臺,取而代之的是更為簡易快捷的網絡素材庫。但查爾斯·道格拉斯對人工音聲的系統性收錄、歸納和使用在電視史上有著劃時代的意義。


在線購買包括笑聲在內的聲音素材如今易如反掌


但無論如何,對于有完整視聽體系的作品而言,罐頭笑聲也好、同期笑聲也罷,都是附屬的產物。沒有了背景笑聲的情景喜劇依然能引人發笑,但沒有了畫面與對話的罐頭笑聲只會令聽者毛骨悚然。


早在 1989 年,《上海電視》雜志第四期就對于罐頭笑聲有了簡單的介紹;而到了 1993 年,我國大陸首部情景喜劇才問世。這部帶有背景笑聲的情景喜劇是由英達指導的《我愛我家》。留美歸來的英達不僅帶回了情景喜劇,還借鑒了美劇對于罐頭笑聲的使用。


有趣的是,《我愛我家》的背景笑聲并非源自罐頭笑聲,而是通過同期聲收錄獲得的。英達在接受采訪時曾表示,由于每場的觀眾不同,劇組收獲的“笑果”也相去甚遠。他甚至還總結了經驗:當場內觀眾以女性為主時,現場收錄的效果要遠勝于男觀眾占多數的情況。


坐在觀眾席前的兩位主創:英達和梁左


《我愛我家》在拍攝時同步收錄的笑聲在之后被加工成為了國內罐頭笑聲資源。在此后的十余年里,中國觀眾所看到的包括《炊事班的故事》、《家有兒女》在內的多部情景喜劇作品皆使用了《我愛我家》的觀眾笑聲。


觀眾席上的王朔和馮小剛


點擊閱讀原文,向大象公會提問。

辉柏嘉和酷喜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