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

無錫一家上市公司高管集體閃電辭職,恐將變成“

來源: 2016-08-22 04:34

分享到:

位于無錫惠山區的玉龍鋼管股份公司,恐將迎來一場地震。玉龍股份董事會8月2日分別收到公司董事長唐永清、副董事長唐志毅、董事唐柯君、徐衛東,獨立董事顧百忠、陳留平、盛學杰,高級管理人員呂燕青的書面辭職報...



位于無錫惠山區的玉龍鋼管股份公司,恐將迎來一場地震。


玉龍股份董事會8月2日分別收到公司董事長唐永清、副董事長唐志毅、董事唐柯君、徐衛東,獨立董事顧百忠、陳留平、盛學杰,高級管理人員呂燕青的書面辭職報告,公司監事會同日收到監事張同松書面辭職報告。


你們應該能看出來,這幾位唐氏高管都是一家人。


而這屆董事會,本來是在今年9月屆滿,如今,去意堅定的董監高們已經連1個月都無法等待。


這可不是一個什么雞毛小公司,人家前身是無錫縣高頻焊管廠,經過三十年的市場洗禮,如今已經成為 華東地區最大的鋼管生產基地,總資產7億元,員工1000余人,年銷售收入30多億元,是全國民營企業500強之一,也是國內最具實力的專業生產石油、天然氣、水輸送用及大型鋼結構用鋼管的綜合生產廠家之一。


那么問題來了,這里面到底發生了什么?是不是電視劇中經常能見到的家族內訌,還是遇到了什么無法克服的危機?




要講清楚這個故事,先得讓我們把鏡頭轉向這個人。




他不向萬達王健林那么名聲在外,但請相信我,他在地產界內的影響絕對是大佬級的。


他叫王文學,1967年出生于河北霸州。在中國地產界的大佬群體中,王文學堪稱最“神秘、低調”的一位,其公開信息少之又少,本人更極少在媒體面前拋頭露面。輿論可知的僅僅是:他很早便完成了原始資本積累。


僅舉一例:1998年,年僅31歲的王文學就在河北創辦了華夏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華夏幸福基業股份有限公司的前身)。敲敲小黑板,請記住“華夏幸福”這個名字,這就是和玉龍股份高管集體閃電辭職鏈接的關鍵。


王文學做的東西叫做“產業園區”。這東西,說簡單點,就是和政府捆綁在一起,既可以借用政府的優質資源,同時又可以發揮民營企業的體制優勢。說白了,就算同樣是招商,政府公務員能拿多少獎勵?而民企用金錢激勵起人來可絕不會手軟,因為他們明白人的價值。


王文學在河北廊坊固安,按照這個模式成功打造了一個園區,并被冠以“固安模式”大力宣傳。按照《華商韜略》(我也不知道是個什么媒體)的報道,“依靠地方政府的大力支持,王文學以較低的價格拿下大量核心土地資源,為未來的發展奠定了基礎。”


2012年,王文學帶著華夏幸福來到無錫。


當年6月18日,華夏幸福基業與無錫(南長)國家傳感信息中心“結盟”并簽署合作協議。華夏幸福基業將投資近75億元對3.52平方公里南長區物聯網產業園區進行基礎設施建設、園區招商、產業促進、品牌推廣等綜合服務。


華夏幸福無錫項目涉及的委托區域約3.52平方公里,根據合作協議,無錫市南長區人民政府主要負責整個區域內的開發建設管理工作,并完成委托區域內建設用地的前期土地征轉并形成建設用地,華夏幸福則負責投入全部資金進行委托區域的開發建設及管理工作。


“整個項目計劃用5年時間完成全部土地整理、基礎設施建設,同時完成一定比例的招商引資和開發建設。”據“觀點地產網”(又是一個什么鬼網站)報道,華夏幸福方面透露,開發進度預計分兩期:2012-2014年為項目起步期,開發面積達到1400畝;而后,2015-2016年進入發展成熟期,開發面積達到2070畝。


好吧。我也不知道現在這些土地被隔壁老王開發得怎樣了。不過,馬上就要進入我們今天的主題了。




2016年7月20日,玉龍股份發布了一則公告。


公告稱,接到公司實際控制人唐志毅等人的通知,唐志毅、唐永清、唐柯君、唐維君與拉薩市知合科技發展有限公司達成共識,于7月19日簽署《股份轉讓協議》和《表決權委托協議》。唐志毅等人將其合計持有的上市公司13296.66萬股股份協議轉讓給知合科技,占公司總股本的16.91%;權益變動完成后,唐永清、唐柯君將其持有的10037.56萬股股份的表決權委托給知合科技行使,占總股本的12.77%。


上述股權轉讓及表決權委托完成后,玉龍股份實際控制人已經變成了王文學。




而這,并不是王文學第一次以資本運作的方式控制一家公司了。從去年到近年,王文學先是以“轉讓股權+委托表決權”獲得上市公司黑牛食品實控權,接著受讓委托表決權那部分股票,最后將黑牛食品原有的主要資產出售給原實控人,通過這一系列動作,王文學成功地將黑牛食品“騰空”成一個較干凈的“殼公司”,剩下要考慮的就是將哪些資產運作進黑牛食品了。


在玉龍股份實際控制權易手后,當時就有媒體指出,玉龍股份原來的實控人是一家四口,董事長唐永清持有12.05%,唐永清大女兒唐維君為總經理助理,持有6.3%,二女兒唐柯君為董事、副總經理,持股比例為7.6%,小兒子唐志毅為控股股東持有24.06%,且擔任副董事長、總經理一職,4人為一致行動人,合計持有玉龍股份50.01%股份。由于唐永清、唐志毅、唐柯君均在玉龍股份還有任職,根據黑牛食品的“經驗”,玉龍股份是否會出現唐永清和唐柯君離職,半年后知合科技受讓這部分委托表決權股票的情形?


結果,人家現在就開始走人了。


實際上,玉龍鋼管這兩年形勢確實不容樂觀。公司預計2016年半年度實現歸屬于上市公司股 東的凈利潤介于2700萬元至3300萬元,與上年同期相比,將減少62%到69%。 這是由于2016年上半年鋼管市場需求持續不足,公司產品銷量和毛利額與去年同期相比下降幅度較大所致。


金融君注意到,就在去年,玉龍鋼管還大舉進軍非洲,在尼日利亞最大城市拉各斯以東50公里的萊基自貿區舉行奠基儀式,一座年產5萬噸的鋼管廠破土動工。鋼管廠占地18公頃,一期計劃投資5000萬美元,二期計劃投資8000萬美元,預計達產后年產量為50萬噸。


現在怎么就不聲不響了呢?


公開信息顯示,玉龍股份的傳統主業為焊接鋼管,這一鋼鐵細分行業如今面臨產能過剩。此前,公司實控人打算轉型教育但項目遲遲未能落地,如今新股東入主上市公司,有望給公司后續發展打開更多想象空間。


外界普遍預期,再拿下玉龍股份后,王文學的資本運作同樣不會就此停止。


好吧, 那就只能恭喜那些套現了的老板了。



回復“1”,閱讀年度大稿《無錫鄧斌案與驚天e租寶”

回復“2”,閱讀煽情精品《寫給即將消失的崇安、北塘和南長

回復“3”,閱讀深度分析《一年繳稅22億的無錫企業是哪家?

回復“4”,閱讀時事點評《深度透視無錫——一座庸俗之城

回復“5”,閱讀經濟熱點《和諾亞財富創始人談錢

回復“6”,閱讀政經深談《一個地級市的轉型痛苦:凜冬將至

回復“7”,閱讀歷史隨筆《世間已無榮德生

回復“8”,閱讀歷史隨筆《一個堪稱神人卻不為人所知的無錫人

回復“9”,閱讀經濟點評《富人已不再買房,樓市卻暴漲的真相

回復“10”,閱讀高能廣告《榮氏家族:他們為什么能強大100年

回復“11”,閱讀隨時準備被刪的《失落的鎮江

回復“12”,閱讀十三年前一名大學生震動高層的《誰是蘇南老大?


金融街1號

有氣度去容忍那些不能改變的事

有勇氣去改變可能改變的事

有智慧去區別上述兩類事

與愿意改變的人同行

歡迎提供線索、投稿、合作?

聯系電話:13337904128


長按,識別二維碼,添加關注


辉柏嘉和酷喜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