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

那一年,毛主席做出了他平生最困難的一個決定,

來源: 2016-08-22 04:27

分享到:

“解放臺灣”是毛澤東打算在1950年內完成的任務。5月13日,剛從蘇聯訪問歸來的金日成到了北京。他告訴毛澤東,斯大林支持統一朝鮮的戰爭。對金日成的話,毛澤東將信將疑。因為蘇聯已經同意支持中國解放臺灣的軍...


超過155萬人關注,相關領域影響力第一非官方微信公眾號


提示:文末有得到喬良、王湘穗新作的二維碼鏈接。


“解放臺灣”是毛澤東打算在1950年內完成的任務。

5月13日,剛從蘇聯訪問歸來的金日成到了北京。他告訴毛澤東,斯大林支持統一朝鮮的戰爭。對金日成的話,毛澤東將信將疑。因為蘇聯已經同意支持中國解放臺灣的軍事準備,而且他在年初訪問蘇聯時也沒有聽過斯大林有這個打算。直到蘇聯駐華大使羅申拿來了斯大林的電報,“由于國際形勢發生了變化,同意朝鮮人著手重新統一的建議”。毛澤東才明白,他在這件事上實際上已成了局外人。事已至此,毛澤東也不便多說。他問金日成,如果美國人介入怎么辦?金日成回答,“那幾乎不可能”,斯大林已經告訴他,帝國主義不會干涉朝鮮事務。毛澤東提醒他,我們當不了帝國主義的家,也不是他們的參謀長,凡事還是要有個準備。金日成表示感謝后告辭。毛澤東心里明白,朝鮮內戰一開,解放臺灣的事就只能推遲了。

在支持中國解放臺灣還是支持金日成統一朝鮮的問題上,斯大林一直顧慮重重。他主要擔心美國的干涉。1949年年底,毛澤東訪問蘇聯,要求訂一個“又好看又好吃”的協議,好看就是要做給世界的人看,冠冕堂皇;好吃就是要有內容、有味道,實實在在。毛澤東希望在創建海軍方面得到蘇聯的援助。并請求斯大林派空軍志愿人員和秘密部隊援助,以便盡快解放臺灣。斯大林表示:提供援助不成問題,但援助形式必須考慮。主要問題是不給美國提供干涉的口實。中國海軍干部可以在旅順口培訓,培訓完畢后可以駕駛蘇聯艦船回中國。參謀部工作人員和軍事教官,我們隨時可以派。其他問題我們要考慮。1950年1月,在杜魯門和艾奇遜公開聲明朝鮮和臺灣不在美國的防御圈內之后,斯大林最大的顧慮解除了。經過權衡利弊,他覺得支持北朝鮮統一朝鮮比支持中國解放臺灣要劃算得多。要拉住中國,就必須被迫放棄蘇聯在中國東北的權益。如果支持朝鮮統一,可以使蘇聯獲得取代旅順的、新的不凍港,也可對企圖單獨媾和的美國和日本保持威懾,同時統一朝鮮主要是地面作戰,這與必須渡海作戰的解放臺灣相比把握要大得多。因此,在與毛澤東、周恩來協商《中蘇友好同盟互助條約》具體條款的日子里,斯大林已悄悄給金日成發報,請他來談統一問題。而這一切都未告知還在莫斯科的毛澤東。

朝鮮戰爭爆發后,斯大林對戰爭的估計十分樂觀,他并不認為有必要采取適當行動阻止美國擴大干涉的企圖。從1月30日起,蘇聯駐聯合國代表馬立克因抗議臺灣國民黨繼續占據中國在聯合國代表席位而拒絕出席安理會會議,使安理會乃至聯合國都成了美國人的“一言堂”。6月26日,斯大林否定了蘇聯外長要馬立克參加安理會行使否決權的建議,而是指示他繼續拒絕參加會議。7月1日,斯大林指示蘇聯駐北朝鮮大使轉告金日成,不要被美國人的介入嚇壞,不要停止推進,蘇聯將迅速滿足朝鮮關于供應彈藥和其他軍需要求,“我們認為必須堅決繼續進攻,南朝鮮解放得越快,美國武裝干涉的機會就越少”。

眼看美國代表正在鼓動聯合國組成“聯合國軍”介入朝鮮戰爭,斯大林幾乎無動于衷,絲毫不想派蘇聯代表返回安理會去行使否決權。對蘇聯的這種態度,美國人倒是十分擔心,專門有人進行研究防范。而斯大林沒有想到美國會如此之快地進入到朝鮮戰爭中來,對美國利用聯合國對朝鮮內戰干涉的嚴重性也估計不足。因為這畢竟是聯合國成立后,遇到的第一件棘手事。

中國領導人對可能出現的復雜情況從一開始就有充分估計。周恩來約見蘇聯大使羅申時,告訴他:毛澤東在與北朝鮮領導人的幾次談話中,都談到了美國干涉的可能性,可惜沒有引起朝鮮同志的重視。毛澤東希望朝鮮同志能夠加強他們在仁川地區的防御,因為美國人可能會在那里登陸,當然,這種登陸也可能發生在半島的其他地方。考慮到種種可能情況,中國政府準備在中朝邊境集中9個師的兵力,美國軍隊不過三八線則罷,一旦越過三八線,中國人民解放軍便會以某種形式入朝協助人民軍抗擊美軍。周恩來提出,就這個問題,中國政府希望能夠聽取斯大林同志的意見,同時希望蘇聯空軍能夠給這些部隊提供空中掩護。

斯大林答復,“我們認為,在敵人越過三八線時,集中9個中國師在中朝邊境以便入朝作戰是正確的。”“我們將盡力為這些部隊提供空中掩護。”7月7日,由于蘇聯代表團缺席,美國代表輕而易舉地促使聯合國安理會通過了組織“聯合國軍”的決議。當英國駐莫斯科大使根據英國政府指示委婉地向蘇聯提出,希望蘇聯施加影響,促使人民軍退回三八線,以便和平解決朝鮮問題時,斯大林堅決拒絕了。斯大林的反應是,催促中國政府盡快在中朝邊境部署9個師的部隊。他在給毛澤東的電報中稱:“我們不清楚,您是否已決定部署9個中國師在朝鮮邊境。如果您已作出決定,我們準備給您派去一個殲擊機師,部署124架噴氣式殲擊機,用于掩護這些部隊。”

中國在7月7日和10日連續兩次召集國防會議。會議通過了《關于保護東北邊防的決定》,決定抽調作為國家戰略預備隊的第十三兵團以及所轄的第三十八、三十九、四十、四十二軍組成東北邊防軍。授權空軍司令劉亞樓對接收和改裝訓練蘇聯飛機、迅速組建中國空軍提出具體方案。8月底,人民軍進攻釜山的作戰嚴重受阻,毛澤東開始感到形勢嚴峻,為此,他不得不一面提醒蘇聯,朝鮮統一戰爭將長期化;一面要求軍委:為應付可能到來的戰爭,“現需集中12個軍以便機動”。他同時兩度會見北朝鮮代表,提醒他們美國多半需要在另一方向上實施登陸作戰,北朝鮮必須有充分的預備力量,應付敵人可能在漢城地區和平壤地區采取的登陸行動。

而斯大林則寄希望于“最后五分鐘的努力”。他在8月28日給金日成的電報中寫道:“蘇共中央祝賀金日成同志以及戰友在偉大的朝鮮人民解放斗爭中,在金日成同志領導下取得輝煌勝利,蘇共中央毫不懷疑,外國干涉者將會很快被趕出朝鮮。”斯大林的鼓勵使金日成倍感溫暖,他復電,“我們被您的關注深深地打動,并對您的熱情參與和忠告,向您,我親愛的導師,表示感謝”。三天后,他下令實施釜山戰役,對釜山之敵發動最猛烈的攻勢,不惜一切代價把美國人趕下海去。

但是,美國人并沒有被趕下海去,相反,他們從海上登上了陸地。9月15日,麥克阿瑟在仁川登陸,戰局急轉直下。9月25日,漢城陷落。美軍開始大舉北進,三八線以南的人民軍主力面臨被悉數圍殲的嚴重威脅。蘇聯顧問報告,“主要由于美國空軍的打擊,人民軍部隊遭到巨大損失,損失了幾乎所有坦克和大炮,正在進行困難的阻擊,部隊缺少彈藥和燃料,幾乎沒有補充”,形勢危急到了極點。帶著斯大林撤退命令剛剛從莫斯科返回朝鮮的蘇聯武裝部隊副總參謀長、化名馬特維耶夫的蘇共特別代表團團長認定,事情到了這一步,必須立即向中國人請求幫助,至少應當請中國朋友派遣1500名司機到朝鮮來幫助運送兵員和武器彈藥。斯大林這時才意識到了朝鮮戰局的嚴重性,開始焦慮不安。27日,他召集蘇共中央政治局會議。會上斯大林嚴厲批評朝鮮人民軍各級指揮機關在指揮和戰術方面發生的一系列嚴重錯誤,并強調蘇聯軍事顧問必須對這些錯誤負直接責任,特別是拖延了撤退時間。鑒于戰爭已經無法進行下去,會議決定指示外交人民委員會責成蘇聯駐聯合國大使馬立克立即尋找機會與美國國務院代表接觸,尋求和平解決朝鮮問題的辦法,同時要蘇聯軍事顧問全力組織北朝鮮軍隊撤退。

9月28日,金日成召集朝鮮勞動黨中央政治局緊急會議,與會領導人一致同意向蘇聯和中國請求直接的軍事援助。

10月1日凌晨3點,即斯大林接到金日成求援信十分鐘后,就給蘇聯駐北京大使羅申發報,要求他盡快轉告毛澤東。即使在這種情勢下,斯大林仍不肯把全部情況都告訴中國領導人。他在電報中表示,由于他在遠離莫斯科的地方度假,與朝鮮事件多少有些脫離。但是,他認為,從得到的情報看,“朝鮮同志的情況變得絕望”,“根據眼下的形勢,你們如果認為能用部隊給朝鮮人以幫助,那么至少應該將五六個師迅速推進至三八線,以便朝鮮同志能在你們的部隊掩護下,在三八線以北組織后備力量。中國師可以以志愿者身份出現。當然仍然由中國的指揮員統率。”為了表現出他純粹是為他人著想,絲毫沒有強加于人的意思,他特地在電報結尾處強調:“關于此事,我沒有也不打算透露給我們的朝鮮朋友,但我相信,他們得知這一消息時,無疑會感到高興。”
10月1日中午,斯大林的電報送到毛澤東手中。同時,朝鮮黨和政府關于中國給予援助的請求也傳到了北京。毛澤東召集書記處領導人周恩來、朱德和劉少奇召開緊急會議商討對策。除毛澤東外,其他與會者都對迅速出兵感到沒多大把握。但是,毛澤東仍然相信,出兵比不出兵好。當夜毛澤東起草兩封電報,一封給高崗和鄧華,命令東北邊防軍提前結束準備工作,隨時待命出征;另一封給斯大林,明確表態:中國決定用支援軍名義派出一部分軍隊到朝鮮境內作戰,中國軍隊能否打敗美國軍隊,則取決于蘇聯援助裝備的情況。要求蘇聯迅速提供武器裝備。但他表示并不準備拖延出兵。在第二天舉行的中央政治局擴大會議上,毛澤東吃驚地發現,幾乎所有領導人都對現在出兵朝鮮持懷疑和反對態度。而更重要的是,軍隊領導人幾乎一致對與美軍作戰表示沒有把握。時任代理總參謀長聶榮臻后來回憶,當時大家在會上發言的基本傾向是,“不到萬不得已的時候,最好不打這一仗”。顯然,原擬的給斯大林的電報已不能發了。考慮到必須給斯大林一個答復,毛澤東在10月3日約見蘇聯大使羅申,口述了一份電報:“我們原先曾計劃當敵人向三八線以北推進時派幾個師的志愿軍到北朝鮮幫助朝鮮同志,但是經過全面考慮之后,我們現在認為采取這種行動可能會招致極其嚴重的后果。當然,我們不派兵援助,對于當前處于此種困難境地的朝鮮同志是很不利的,我們自己也深深地感到難過;如果我們派出幾個師,而敵人會迫使我們后退;由此又引起中美之間的公開沖突,而我們的整個和平建設計劃將完全被打斷,國內許多人會對此不滿(戰爭給人民帶來的創傷尚未醫治好,需要和平)。因此,現在最好是忍耐,不出兵,積極積蓄力量,與敵人發生戰爭時這樣做更為有利。我們正在召集中央會議,各中央局負責同志將出席會議。關于這個問題尚未作出最后決定,這是我們的初步電報,我們希望與您商量。如果您同意,我們準備派周恩來同志和林彪同志乘飛機去您的休養地,同您討論這個問題,并報告中國和朝鮮的形勢。”毛澤東的答復讓羅申大使感到意外。他在毛澤東電文后面向斯大林報告說:“毛澤東的復電表明,中國領導改變了在朝鮮問題上先前的立場。這與毛澤東同尤金、克斯托夫、康諾夫,以及劉少奇同我的多次談話中表示過的態度是矛盾的。”

在接到毛澤東的電報后,10月5日,蘇共中央政治局討論了一天。蘇共中央政治局委員們確信,即使是放棄北朝鮮,也必須不惜一切代價避免蘇聯與美國發生沖突,但放棄北朝鮮,對蘇聯在遠東利益無疑是難以彌補的重大損失。所以,應鼓動中國挽救北朝鮮。當天,斯大林致電毛澤東說:“美國目前不準備打大仗,日本也沒有能力援助美國,因此,如果中國參戰,美國只好放棄占領朝鮮的計劃。如果只是消極等待,不能令人信服地顯示中國的力量,中國不僅得不到這些讓步,而且也別指望美國會在臺灣問題上作出讓步。”至于蘇聯是否會被拖入戰爭的問題,他鼓動說,既然中蘇之間簽訂了互助同盟條約,如果美國對中國宣戰,蘇聯當然會被拖入戰爭。但是“這需要害怕嗎?在我看來,我們不需要懼怕。因為我們聯合起來要比美國和英國更強大,而其他歐洲資本主義國家沒有德國(目前它不可能給美國提供任何幫助)就不是什么重要的軍事力量。如果戰爭不可避免,那就讓它現在就來吧”!

毛澤東在持續召開的中央政治局擴大會議上對不愿出兵的同志說,你們說的都有道理,但是別人處于國家危急時刻,我們站在旁邊看,不論怎么說,心里也難過。彭德懷贊同毛澤東的意見。他說,如讓美軍擺在鴨綠江岸和臺灣,它要發動侵略戰爭,隨時都可以找到借口。如果讓美國占領朝鮮半島,將來的問題更復雜,所以晚打不如早打。如果蘇聯援助得多一些、快一些,我們的裝備改善得好一些,這仗不是不能打。彭德懷的回答,讓毛澤東感到很滿意。10月5日中共中央決定,成立志愿軍,由彭德懷擔任志愿軍的司令兼政委。同時派遣周恩來、林彪到蘇聯,協商有關裝備問題。7日,毛澤東請蘇聯大使轉告斯大林,他同意斯大林來電的基本觀點,初步決定出兵朝鮮,但不是6個師,而是9個師,不是馬上派出,而是要經過一段時間。他請斯大林接待他的代表周恩來和林彪,同他們詳細商談。

10月7日,美國操縱聯合國通過“統一”朝鮮的決議。對此,中國中央政治局在24小時后終于作出了反應:10月8日,毛澤東以中國人民革命軍事委員會主席的名義簽署命令,下令:“著將東北邊防軍改為中國人民志愿軍,迅即向朝鮮境內出動”。

今天看來,導致中國出兵朝鮮的許多原因中,最重要的因素就是美國對中國采取的敵意行動。朝鮮內戰爆發后第二天,杜魯門即派第7艦隊封鎖臺灣海峽,如此明目張膽地侵犯中國主權,當然使中國無法置身事外。就像中國代表伍修權在聯合國安理會上的發言所說的那樣,“能不能設想,因為西班牙內戰,意大利就有權占領法國的科西嘉?因為墨西哥內戰,英國就有權利占領美國的佛羅里達?這是毫無道理的,不能設想的”。特別是仁川登陸后,美軍越過三八線,美軍飛機多次轟炸中國邊境。這使中國切實感到了戰爭的威脅。美國著名學者鄒讜說,“且不論蘇聯在北京發動對臺灣的預定進攻之前就攻擊南朝鮮是作了一些什么樣的盤算,在朝鮮的入侵導致了臺灣海峽的中立化。這就進一步激起了北京對美國的敵意。??它不能不影響北京的決定。它不能不使莫斯科勸說北京干涉,與勸說北京把美軍逐出朝鮮的工作相比更輕松些,如果需要勸說的話。”“就這樣,在1950年年末,政府對華政策的整個大廈變成了瓦礫堆。??它曾勸阻北京不要干涉朝鮮;但是,聯合參謀長們所同意的、艾奇遜也猶猶豫豫地同意的麥克阿瑟越過三八線的挺進卻把北京拉入了戰爭。”另一位美國著名學者艾倫·惠廷說得更實在:中國出兵朝鮮“并不是對外擴張,而是一種真正的對國家安全的危機感”。

在看到毛澤東同意出兵的電報后,斯大林給金日成發報對中國出兵的原因作了分析,中國準備派幾個軍支援朝鮮,“同時我認為,中國同志之所以準備出兵,是因為中國關心防止把朝鮮變成美國和未來軍國主義日本反對中國的跳板”。斯大林還提出幾個“國際性考慮”:美國目前尚未準備好進行大規模戰爭;日本軍國主義尚未復活,無力給予美國人軍事援助;美國在朝鮮問題上將被迫接受解決朝鮮問題的以下條件,即對朝鮮有利的條件和不使敵人把朝鮮變為自己跳板的條件;由于同樣的原因,美國將被迫不僅放棄臺灣,而且將放棄與日本反動派單獨媾和,放棄恢復日本軍國主義,放棄把日本變成自己在遠東的跳板。“而且我也是從下述情況出發,中國依靠消極等待不會得到這些讓步,不進行嚴重斗爭,不重新威嚴地顯示自己的力量,中國不但得不到所有這些讓步,而且甚至得不到臺灣,美國人把臺灣作為跳板控制在自己手里,不是為了蔣介石,蔣介石沒有勝利的希望,而是為了自己,或者為了明天的軍國主義日本。??當然,我還考慮到,盡管美國自己還沒有準備好進行大規模戰爭,但是為了維護自己的威信仍可能卷入大規模戰爭,因而會把中國拖入戰爭,同時與中國簽訂的互助條約的蘇聯也會卷入戰爭。這可怕不可怕?我認為這并不可怕。”斯大林要求蘇聯駐朝鮮大使把電報念給金日成聽,允許他作記錄,但不能把原件交給他,因為它具有“特殊保密性”。

斯大林對美國與日本單獨媾和十分警惕,這也是他支持金日成統一朝鮮的重要原因。但斯大林在處理朝鮮問題上力求做到八面玲瓏、左右逢源,強人所難又力圖不留把柄,今天,當這些電報都公布時,他在朝鮮戰爭中所起的作用已一目了然。

也許斯大林過于瞻前顧后了,在中國同意出兵朝鮮后,斯大林又突然改口:蘇聯空軍未做好準備,暫時不能出動。其原因很可能是美空軍于10月8日帶有警告性地“誤炸”符拉迪沃斯托克基地,使斯大林擔心會卷入與美軍的直接對抗。心中不悵的毛澤東當即派周恩來趕往莫斯科,向斯大林當面表態:蘇聯能夠迅速提供中方出兵需要的裝備,特別是提供空中掩護,就出兵;否則就不出兵。斯大林在與周恩來會談中一面肯定愿意提供16個志愿空軍團進行空中掩護,一面又對立即出動空軍表示困難,聲明至少有兩個月到兩個半月時間才有可能給予掩護。斯大林明確告訴周恩來與林彪,在目前的局勢下沒有別的辦法,或者你們出兵把美國人頂回去,或者你們讓金日成的人撤到你們的東北去建立流亡政府。

在無法得到蘇聯提供空中掩護的明確承諾之前,周恩來傾向于采取不出兵方案,并向北京報告。
毛澤東接電后,即下令暫停執行有關部隊出動的計劃,電召高崗和彭德懷來京會商。13日,高崗和彭德懷趕到北京,他們雖然對蘇聯暫時不能給予空軍支援感到意外和不滿,但對讓金日成到東北來建立流亡政府,把美國人放到鴨綠江邊上來的前景,同樣深感不安。

同一天,中共中央政治局再次討論志愿軍入朝作戰問題。討論的結果是,一致認為我軍還是出兵朝鮮有利。毛澤東將討論結果于當日通報周恩來:

一、與政治局同志商量結果,一致認為我軍還是出動到朝鮮為有利。在第一時期可以專打偽軍,我軍對付偽軍是有把握的,可以在元山、平壤線以北大塊山區打開朝鮮的根據地,可以振奮朝鮮人民。在第一時期,只要能殲滅幾個偽軍的師團,朝鮮局勢即可起一個對我們有利的變化。

二、我們采取上述積極政策,對中國,對朝鮮,對東方,對世界都極為有利;而我們不出兵,讓敵人壓至鴨綠江邊,國內、國際反動氣焰增高,則對各方都不利,首先是對東北更不利,整個東北邊防軍將被吸住,南滿電力將被控制。總之,我們認為應當參戰,必須參戰,參戰利益極大,不參戰損害極大。

聶榮臻在回憶錄中說,“對于打和不打的問題,毛澤東同志也是左思右想,想了很久。毛澤東同志對這件事確實是思之再三,煞費心血的,最后才下了決心。”13日,蘇聯大使將毛澤東的決定報告給斯大林,盡管斯大林對此將信將疑,但他還是立即把這個好消息告訴了金日成,要金日成暫緩執行昨天要他北撤的電報。14日,斯大林得到了周恩來的正式通報。這回心里一塊石頭落了地。幾年后,當時在場的陳毅回憶說,斯大林被感動得掉下了眼淚。

10月14日,斯大林給金日成發報。“中國同志經過猶豫和作出了一些臨時性決定之后,終于作出了派兵援助朝鮮的最后決定。我很高興看到終于作出了最后的、有利于朝鮮的決定。有鑒于此,您所知道的中蘇領導同志會晤時提出的建議,必須撤銷。有關中國出兵的具體問題,您必須與中國同志共同商定。中國軍隊所需技術裝備由蘇聯供應。”

整整半個月時間,在出兵與不出兵的問題上來回搖擺,足可以看出中國領導人一直是不希望介入朝鮮戰爭的,中國最后參戰完全是被逼上梁山。迫使毛澤東作出這一決定的是年輕氣盛的金日成、接受了冷戰意識的杜魯門和老謀深算的斯大林??而作出這一決定的最終考量,則基于中國領導人對國家利益的全面權衡。

停止搖擺之后,決策和行動便開始變得堅定。10月18日,毛澤東召集中央會議再度研究出兵問題,當日下定最后決心:入朝部隊于次日出動。

本文摘自王湘穗、喬良《割裂世紀的戰爭——朝鮮1950-1953》



作者簡介:


王湘穗,退役空軍大校。北京航空航天大學教授,戰略問題研究中心主任。中國政策科學研究會國家安全政策委員會副會長;中信改革發展研究基金會副秘書長。


喬良,國防大學教授,空軍少將。我國前沿軍事理論家、著名軍旅作家,空軍專家委員會委員,火箭軍軍事理論咨詢專家組成員,中央電視臺《百家講壇》主講人。1999年,他與王湘穗合著的軍事理論著作《超限戰》出版,該書由于準確預言了“9?11”事件的發生,在美國及西方引起震動。被美國西點軍校和美國海軍學院分別列為學員必讀書目和正式教材,更被意大利陸軍總監米尼上將稱為當代軍事名著。近年該書中的一些重要觀點已被美軍寫入最新作戰條令。



長按下面二維碼可購買《割裂世紀的戰爭——朝鮮1950-1953》:



另:“新財迷”微信公眾號(ID:newcaimi)“每日政經速遞”欄目推出后,得到戰友們的高度肯定,頭條訪問量由原來1萬左右飆升至4萬左右。這一欄目是占豪強烈要求及和幾個兄弟共同指導下,由廚娘帶領小伙伴操刀試運行了一個月才推出。之所以強烈要求,原因是很多戰友問占豪新聞都是從哪里看的,所以干脆就做一個這樣的新聞匯集欄目給大家,這樣可以用最短時間瀏覽當天主要新聞。欄目一推出,就有戰友說這是和占豪財經時事分析文章完美搭配。閱讀每日政經速遞請長按下圖。

招募人才

新媒體財經主編、編輯2到3名,具體要求參看新財迷微信【ID:newcaimi】歷史信息,簡歷可發送至郵箱:[email protected]
思考者正在閱讀

原創丨中美較量這幾年,到底誰贏得多?

原創丨東海南海同時出擊,中國為何突然強硬變臉?

原創丨買萬科2天狂賺32億,恒大是怎么做到的?

原創丨美將手伸向中亞,動機很險惡,中國也已出手!

戰友記得點和轉發

辉柏嘉和酷喜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