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時代

騰訊移動游戲平臺 手游爭寵微信的時代

2014/5/28 23:53:34 / 來源: / 點擊: 0

騰訊IEG(互動娛樂事業群)
騰訊IEG(互動娛樂事業群)運營部的經理C君,最近有些煩惱。

一方面,那款代表騰訊平臺與360展開榮譽之戰的3D ARPG大作,在騰訊渠道的日流水,早已跌回六位數人民幣。

另一方面,手底下又一位得力干將、負責某款獨代游戲的組長,發來了辭職信。他風投、團隊均已到位,去意已決。

更加引起團隊不安的,是應用寶部門在招聘游戲運營人員。

而騰訊另一部門的總監E君,剛剛做了一個不算太艱難的決定:辭職。他的團隊,最近幾個月累計離職比例達到30%。可以想象,如果不離去,將來在考核會上迎接他的只會是狂風暴雨。

在他們這些煩惱的背后,是手游產業持續火爆的大背景。

葡萄君這幾日在深圳走訪了多位騰訊出身的創業者,根據他們的敘述,隱約可以看到騰訊帝國在面臨著一種危機,至少是人才的危機。

大公司的制度弊端、內部利益斗爭、回報不及預期、以及外界資本的熱捧,這四大因素,正在侵蝕騰訊帝國的根基。而《啪啪三國》王偉峰與《刀塔傳奇》王信文的造富神話,無疑加劇了這一過程。

制度弊端

G君在加入騰訊的時候,已經服務過兩家公司,工作七八年。

與他一同入職的,是很多校招生,激情滿滿涉世未深。這些年輕人的干勁以及熱情,讓他甚至感到有些慚愧,認為自己是否是工作不夠積極。

在HR組織的回訪中,校招的同事大多是正能量的一面——他們能發現騰訊的美。他們都很感激那段成長歲月,騰訊的福利待遇,公司的氛圍,同事間的融洽度,職業發展體系等等等等,都在中國的互聯網公司中名列前茅。就像上大學,校園生涯不如意,也不會罵母校。

但與那些熱衷于搜羅Q幣與QQ公仔的職場新人不同,G君入職伊始就有不一樣的想法,他待過不同的城市,見識過不同的公司,一眼就看出騰訊的制度里有哪些不夠合理,哪些又不夠有效率。他試圖通過HR向上反映,因為他的級別太低不能直接找到高層。遭HR婉拒。

G君一個朋友的故事,則讓他多了種感慨,在騰訊一定要跟對項目。那位朋友,在《QQ飛車》與某款不見經傳五字名字游戲之間,選了后者,然后就沒有了然后。

老人占坑多、晉升空間小;資源難協調,創新不容易……這些大公司的通病,騰訊也有。不過相比于葡萄君在其他大公司的朋友反饋的情況,騰訊的制度已是較為完善。

內部斗爭

每個大公司都會有內部爭斗,在利益最集中的地方,爭斗最激烈。騰訊亦如此。

在騰訊,項目組之間的競爭以外,一直存在著平臺產品部門與游戲部門之間的利益沖突。

K君對葡萄君說,當年Martin(劉熾平)改組公司結構,將游戲運營開發全部劃入互娛,確實解決了一些執行力與專業度上的問題。但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爭斗在一團和氣的表面下潛行。

拿應用寶來說,這款產品,目前是騰訊移動游戲對外的統一品牌。這種“統一”,于騰訊內部諸多部門來說,多少有些強制意味。騰訊經常采用的做法,是高層用強大意志聚集多個部門推進一件事、摸著石頭過河,那些隱形問題,留到以后慢慢處理。

應用寶的產品研發在MIG(移動互聯網事業群),包括手機管家、手機瀏覽器等移動產品,均屬于MIG。產品平臺往往會認為,用戶是通過他們導入,那么游戲的收入該如何分配?如果長期為人作嫁,產品的價值體現在哪里?

但應用寶的開放平臺,包括商務合作,又歸于SNG(社交網絡事業群)。手Q等社交產品,也是這個事業群。SNG在做社交游戲開放平臺的時候,已經形成了良好的生態鏈、廠商關系與盈利方式,按照正常的邏輯,可以從頁游復制到移動端。

與此同時,手游的資源協調和運營,卻在IEG的運營部。

此外還有個希望拿回微信游戲接入與運營掌控權的廣研。

根據K君透露的情況,騰訊內部洗牌已經好幾輪。本文開頭提到的讓C君煩惱的游戲,以及某款代理的微信游戲收入極不理想,都是洗牌導火索。

微信游戲推出的節奏,也比運營部的計劃慢了許多——太多僵持太多人情。

在引進日韓大作上,異議不多。日韓榜單上第一或長期前十,老板拍板、底下人執行,自研的游戲反而糾葛甚多。即便“正規軍”天美藝游,也有《天天逆戰》這樣的產品,2013年就與《天天飛車》一同放出消息,但一直沒能登錄微信平臺。其他的工作室更不要說,比如魔方的《全民水滸》《全民農場》,都只上了應用寶。比如從無線部門劃歸IEG的“外來人口”五彩石工作室,有的游戲會干脆交給外部發行商去推。

光速工作室的《全民小鎮》是例外,但也有掌故:當年光速的一只團隊,花了大半年做了款類似CityVille的社交游戲產品,數據相當不錯。后來騰訊要與Zynga合作引進正版CityVille,大領導下令強行壓下那款產品,騰訊旗下所有平臺都不給量,幾乎要下架。現在的《全民小鎮》能上微信,有人分析是種補償。

回報落差

對于其他游戲公司的員工,騰訊的待遇是他們向往已久的目標,或者說行業標桿。

但是在騰訊內部,是另一種觀點。產品部門認為收入是自己的功勞,平臺要多分幾杯羹;游戲部門就有意見了,同樣的平臺,不同品質的產品、不同團隊的運營,收入天差地別。

S君就有些不平。他說,一樣是在微信平臺,某棋牌日收入是百萬級,某新推出的格斗游戲就能到2500萬,平臺是一方面,游戲的品質是一方面,兩者要共同發力。但目前游戲研發與運營部門的獎金,顯然無法與之匹配。直接的工資收入方面,騰訊給的又不一定會比百度、阿里甚至創業公司多。這種利益分配方式,不能激勵人才。“現在這個樣子,人才的方向受到限制,這批人就是會走的”。

S君說到很多優秀的策劃同事離開騰訊,還有些擔憂。他認為騰訊已經意識到了問題存在,也有可采用的解決方法,比如騰訊內部就有運維的結算體系,給不直接產生利潤的部門,為他們創造的價值也做一個定價,項目組接受了他們多少服務要相應付出多少。但問題在于老板要怎么解決,在更為復雜的利益分配上怎么落地。

T君是另一種說法,他以前待的崗位,很多公司內部與外部人員都在覬覦,他卻毅然選擇離開、創業。他覺得他現在的狀態非常好,根據馬斯洛的需求理論,他是在追求個人價值的實現,“在一個地方待久了,領導換了好幾撥,該做的事情都做了,該啟程做點別的了”。

資本熱捧

葡萄君與騰訊手游創業者聊天時,另一個常常被談及的名字是王信文,一位非常傳奇的85后。

王偉峰,2006年至2008年在騰訊深圳《QQ飛車》項目組,后來創業做了火溶信息開發出《啪啪三國》,再后來,前幾天這家公司以8億元價格向拓維賣掉了90%股份。

王信文,2009年南京大學畢業之后在騰訊北極光工作室做游戲策劃,目前是《刀塔傳奇》研發商莉莉絲的CEO。這款產品在全行業都備受關注,葡萄君也多次報道過,這里不再贅述。有人對比火溶進行估算,莉莉絲若要出售,價格或許在人民幣50億元以上。

資本市場對強力創業團隊的追捧,無疑拉高了騰訊人的預期。王信文做得“我”做不得?何況“我”還在騰訊在游戲行業待了更多年資源經驗更深厚。

從VC到二級市場,都給了騰訊出身創業者更多的目光。

比如CA創投深圳總經理楊溢就認為,騰訊的產品注重細節,騰訊人的整體素質較高,內部獲取的信息也比較多,對產品把握和判斷會比較準確。

但投資的時候關鍵還是面談時看人對市場和產品的把握是是否到位。

經緯創投投資經理莊明浩也認為,要依項目的方向而定,不絕對。

而王信文在還沒有做出產品的時候,就拿到數百萬投資,盡管北極光工作室做了古龍武俠RPG《天涯明月刀》與類騎砍游戲《刀鋒鐵騎》但尚未有大獲成功的作品問世。在商業上,王信文此前并未有過直接證明,依然被IDG這樣的知名VC青睞。

葡萄君在與這些騰訊出身的創業者交流時,還常聽到這么一句話,“天時地利人和”。他們會羨慕王信文,但更多還是做好自己擅長的事情。

他們離開騰訊以后的故事,敬請期待葡萄君“來自騰訊的創業者”系列后續報道。

最后,以S君的一個設想作結:也許,到了未來,騰訊就會沿著現在的趨勢更進一步,變成一個純粹的控股公司,核心是社交的資產,外部,是那些它投資的創業團隊。

相關熱詞搜索:微信游戲平臺手游手游創業光速工作室

上一篇:微信:從社交平臺變身掌上“游戲機”
下一篇:《全民飛機大戰》攻略:抽獎活動技巧

分享到: 0
辉柏嘉和酷喜乐